当前位置: 首页>粮食与食品安全

2012年世界粮食不安全状况

日期:2013-03-26      作者:       来源:粮代处
  

  全球营养不足状况

  根据粮农组织采用最新的营养不足指标统计数据和方法统计,2010-12年间,估计全球约有8.7亿营养不足人口,占全球总人口12.5%,或八分之一。其中绝大多数,约8 . 5 2亿,生活在发展中国家,占全球总人口的14.9%。全球营养不足发生率如此之高,让人难以接受。发展中国家作为一个整体,已经朝着实现在2015年前将遭受长期饥饿的人口比例降低一半的“千年发展目标”又迈进了一大步。如果过去2 0年的平均降速能够延续到2015年,那么发展中国家的营养不足发生率就会降至12.5%;虽仍高于“千年发展目标”提出的目标,但相比早些时候,已经朝着实现目标又迈进了一大步。然而,不同区域和不同国家之间仍存在巨大差异。亚洲的营养不足人口数量及比例近年一直保持下降趋势,使亚洲成为最有希望实现“千年发展目标”中饥饿相关目标的区域。拉丁美洲的情况也和亚洲类似。而相反,非洲却离实现目标还相差很远,且前景不容乐观,这一点可以从贫困率和儿童死亡率上大体反映出来。同样在西亚,营养不足发生率自1990-92年度以来也一直呈上升趋势。由于各区域在减轻饥饿方面的进展速度各不相同,因此发展中国家饥饿人口的集中分布情况在过去20年中也出现了变化。东南亚和东亚在发展中国家营养不足人口中所占比例在1990-92年度和2010-12年度之间降幅 最 大 ( 分 别 从1 3 . 4 %降 至7 . 5 %和 从26.1%降至19.2%)。而拉丁美洲也从6.5%降至5.6%。而同时,南亚的比例却从33%升至3 6 %,撒哈拉以南非洲从1 7 . 0 %升至27.0%,西亚和北非从1.3%升至2.9%。

  近年的营养不足状况

  新的估计数字还表明,在遭受粮价危机和经济危机的2007-10年间,饥饿发生率的上升幅度要低于原先的预期。其中的原因有多种。首先,粮农组织按照膳食能量习惯消费量来估算长期营养不足,其中无法反映价格上涨的影响,因为价格上涨通常为短期性。因此,不应该将发生率作为依据,就价格上涨或其他短期冲击的影响得出明确的定论。其次,经济冲击对很多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并不像原先想象的那么显著。国内生产总值最新估计数字表明,2008-09年度的 “大衰退” 给很多发展中国家带来的影响仅仅是经济增速出现轻微放慢,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三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国内主粮价格的上涨幅度极小。然而,即使高粮价不一定直接导致人口的热量总摄入量出现下降,但高粮价仍可能带来其它负面影响,如膳食质量下降,医疗和教育等其它基本需求无法得到充分满足。利用多数国家目前现有的信息,很难对此类影响进行量化,更无法靠仅仅以膳食能量充足与否为依据的一个指标来反映此类影响。为填补这一信息空白,粮农组织已确定了首批20多个指标,且多数国家和多数年份的相关数据都是现成的。相关数据可参阅本报告的相关网址

  (www.fao.org/publications/sofi/zh/),这有助于让粮食安全状况分析人员及决策人员利用相关数据,对粮食不安全的不同侧面及表现形式进行更全面的评估,从而为政策提供信息依据,促进有效的干预和应对行动。

  经济增长加速减轻饥饿及营养不良问题的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

  在降低营养不足发生率方面的进展自2007年以来开始大幅放缓,而强劲的经济增长将成为成功、可持续减轻饥饿工作中一项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的确,增长较快的地区通常能够更加快速地减轻饥饿;在世界范围内,高收入人群的膳食多样化程度也较高。过去十年中,所有发展中国家的人均收入均呈正增长,但在很多国家,增长并未大幅减轻饥饿,这表明,仅靠增长无法大幅减轻饥饿。经济增长必须通过增加就业和其它创收机会让贫困人口参与,并使之受益。此外,女性也应该参与这些发展活动,因为当她们有更多机会掌控家庭收入时,就会将更多的钱花在能改善营养及健康条件的商品上。除经济增长外,政府的行动对于消除饥饿也十分必要。经济增长应该通过税收及各类收费项目为政府带来更多收入,而政府则应该利用这笔收入资助教育、技能培训和其它多种公共营养及健康计划。完善治理也不可或缺,包括基本公共产品的提供、政局稳定、法治、对人权的尊重、反腐败和有效运作的机构。通常能惠及贫困人口的增长之一就是农业增长,特别是以小农生产力的提高为基础的增长。农业增长对于低收入国家尤为重要,因为在那里,农业对减轻饥饿的贡献最大。在资产分配不平等现象并不严重的情况下,农业在减轻贫困和饥饿方面的成效也尤为突出,因为小农通过农业可以更直接地从增长中获益。加大力度推动小农融入市场,不仅有助于满足未来的粮食需求,还能使小农有更多机会与农村地区的非农经济衔接,因为他们可能利用自己额外收入的大部分来购买当地生产的商品及服务。

  为尽快降低营养不足发生率,就必须使增长不仅惠及贫困人口,还必须 “注重营养”。加强粮食安全及营养不仅只局限度措施,将增长转化成营养状况的实际改善。应该在农业-营养-健康综合框架下,制定政策来支持此类目标的实现。

  虽然经济增长有助于改善人民的营养状况,但这种联系反过来也同样存在,富有营养的膳食结构有助于人民充分发挥体能潜力和认知潜力,保持健康,从而推动经济增长。改善儿童的营养及教育水平有助于认知能力的发展,从而提高儿童长大成人后的收入水平,对个人及整个社会都会产生好处。

  低收入国家中以农村经济增长为基础的公平、强劲的经济增长,对于加强贫困人口的粮食获取和改善其营养状况都发挥着巨大作用。然而,要想通过经济增长来实现其中某些改变,还需要经过一段时间才能见到成效,而且最困难群体往往无法在短时间内很快利用增长带来的机遇。因此,从短期看,有必要通过社会保护为最脆弱人群提供支持,以便尽快减轻饥饿和营养不足问题。但社会保护也能从长期减轻营养不足问题。首先,它能够改善儿童营养状况,成为一项能够在日后产生效果的长远投资,培养出受教育水平更高、更强壮、更健康的成人。其次,它有助于降低风险,从而推动技术应用和经济增长。通过构建合理的社会保护体系为经济增长提供支持和补充,营养不足和营养不良问题就能尽快得到消除。

相关附件: